当前位置:首页 >新闻中心 > 澳礦企OZ拒盡兩套融資方案 力挺五礦收購

澳礦企OZ拒盡兩套融資方案 力挺五礦收購

2019-10-31 15:44   评论:36 点击:750

在中鋁剛剛從力拓铩羽而回確當口,中澳間能源投資交易的任何風吹草動,都足以撩動市場神經。

6月8日,澳大利亞礦業公司OZ Minerals Limited(澳大利亞交易所代碼:OZL)表示,已正式拒盡了兩項本錢重組提議。

據澳大利亞媒體報道,這兩項本錢重組提議,其中一份來自其股東--澳大利亞本土投資機構RFC Corporate Finance和RBC Capital Markets(加拿大皇家銀行本錢市場)。兩項重組提議都建議背負巨額債務的OZ ,利用股市和可轉換債券籌集10億美元,並在一個運行本錢工具項下再籌資2.2億美元以償還債務。

這一建議與之前撕毀中鋁力拓交易案的同時拋出的“配股計劃”異曲同工。假如OZ接受這一提議,那將意味著已基本落定的“五礦-OZ交易案”再度重蹈中鋁覆轍。不過,OZ 稱,“還是中國五礦12億美元的收購計劃更勝一籌”, OZ重申其對中國五礦收購提議的承諾,並敦促股東在周四(6月11日)的股東大會上投票撐持該交易。

據了解,中國五礦團體本來整體收購OZ資產,但終究方案改為以12億美元收購OZ除Prominent Hill銅金礦以外大部分資產。目前,該交易已獲得中國當局和澳大利亞相關監管機構的批準。

投票前的插曲

根據OZ礦業在6月8日公告中表露的內容,其董事會承認目前已收到兩個新的融資建議:A方案為總計10億美元、分兩期履行的可轉換債券和配股,和籌集2億美元的運營本錢。與此前所報道的RFC和RBC方案一致。

B方案則為一個本錢重組方案,董事會稱是於6月5日收到了這一方案 ,但沒有具體透露方案的提供方。但有消息稱,該方案來自美國複興金融公司。

6月8日當天,OZ董事會主席Barry Cusack表示:“我們相信,與五礦的交易可以解決OZ礦業再融資的題目 ,並且這是高度確定和能向我們股東提供價值的。正如我多次所說,我們唯一的目的,就是保護我們股東的最大利益。”

OZ方麵以為 ,A方案將帶來對現有股東利益的稀釋,而且由於可轉債發行不是包銷協議,公司在履行上存在風險;更首要的是,對於沒能向五礦出售而保存下來的這部分資產,A方案並沒有將4200萬-5200萬美元的額外運營本錢計算在內。

而B方案固然優於A方案,但也沒有把近8700萬美元的重組用度考慮在內。是以 ,董事會在經過比較後得出結論:“五礦的交易方案是最好的選擇”,建議股東投票通過。

不過,RFC和RBC方麵也於6月8日當天表示,將把OZ董事會接受新的融資建議方案延期至周四(11日)下午五點。假如當天OZ召開的股東大會上股東們否決了與五礦的交易,董事會可將此本錢重組方案向股東推薦。

6月9日,五礦有色副總經理焦健向本報記者表示 :“OZ應當是有對我們、和股東有告知的義務,並且以為報價沒有我們的好。”

對於交易通過股東大會的把握程度,焦健表示目前不予置評,“還是希看能夠通過,我們就等待吧。”他說。

交易需要“平衡術”

近來,本錢市場升溫順大宗商品市場的回熱,給中澳能源行業的投資交易帶來了愈來愈多的不確定性。對於如OZ礦業等本身具有礦山資產、陷於“一時”債務壓力者,股東們期待其在本錢市場上配股融資的預期不斷升高。

6月9日,OZ Minerals股價上揚2.8%至0.91澳元 ,而澳大利亞的S&P/ASX 200指數僅上漲0.4%。4月1日以來,OZ礦業的股價已上升了超過59% ,而澳大利亞交易所資本股指數同期隻上升了18%。

特別是不久前的6月5日,澳大利亞礦業巨頭力拓公布放棄中國鋁業(12.77,-0.07,-0.55%)公司注資195億美元、並以配股152億美元、與另一大巨頭必和必拓(BHP Billiton)組建鐵礦石合資公司來解決債務危機,更是在此前尋覓中國氣力支援的礦山公司間,打開了一股“從頭考慮”風潮。

事實上,五礦OZ終究交易的,已經是一份修改後的方案。今年2月 ,五礦擬以每股0.825澳元的價格(總額約40億澳元)全麵收購OZ礦業,並負擔OZ礦業約13億澳元的債務。

但澳大利亞當局以Prominent Hill銅金礦位於南澳大利亞的Woomera軍事禁區為由進行了否決 。4月1日 ,五礦公布已放棄這一核心資產,調整方案後再度“闖關”,金額為12.06億美元(約合17.50億澳元) 。

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礦業界人士6月9日對記者表示 :“在接下來的兩國資本交易中,確實會受到此次中鋁力拓交易結果的不少影響。”

對於中澳資本界目前出現的新態勢 ,澳中商會駐華首席代表Paul Glasson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以為:“中國近期到澳大利亞投資,和雙方國家的反應,激發了一種可能有貿易保護主義的擔憂。我以為,在如許一個危機的時刻,需要做好兩件事:首先 ,我們需要對投資合作的領域進行多樣化,並且重點關注雙方共同的、中長期合作需求的領域;其次 ,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基於不同的經濟模式卻雙贏的投資平台 。”

Paul Glasson長期為中國企業赴澳投資提供谘詢與建議。他還向記者表示 :“中國正在從一個產業化的、依靠出口的經濟模式,向基於服務的模式改變,而澳大利亞的技術具有互補性來撐持這一改變;中國有對資本的長期需求,澳大利亞則需要市場、本錢和對外匯資產多元化的需求 。二者間的平衡,十分首要 。” (21世紀經濟報道)

上一篇:首鋼老總分析鋼鐵形式
下一篇:河北冶金工業園區奠基

我来说两句已有36条评论,点击全部查看
我的态度:

网站首页| 公司概况| 荣誉资质| 产品展示| 销售网络| 公司团队| 公司新闻| 钢管知识| 联系我们| 网站地图